当前位置: > 创业基地 > 在创业基地的日子里
202003/23

在创业基地的日子里

在创业基地的日子里



也许,

是那一次陌生人的问路;
也许,
是谁朝我打了个喷嚏;
也许,
是我在餐馆,
使用了没消毒的餐具;
于是 ,
我就稍稍不幸地,
躺在了医院洁白的病床上。

床头的卡牌上写着,
我最熟悉的名字与年龄。
然后,
墨黑的笔油重重地,
写下了三个字,
“肺结核”。

我白天时而发烧,
晚间几回盗汗。
我咳出来的,
有时是血;
有时是痰;
有时,
痰里掺杂着血丝
竟有几分好看。
咳出来的,
全都是我毕生的心血呀。

稍做了解
原来结核病
不是什么罕病
也不是绝症
我国患病人数位居世界第二
仅次印度

这使我遂想起
小时祖母为哄我而唱的歌
开头两句是
“天怕浮云 地怕荒”
“人怕痨病 虎怕伤”
那时
我还不知道“痨病”是什么
现在
我已被它缠上

曾几何时
我还在欢愉地吮着烟
与家人一起欢笑谈天
不久之前
我还和兄弟们一起
在夜排挡大快朵颐

如今
我竟是这样的没有活力
家人守在我的病榻前
不离不弃
妻子对我说
“多吃些银耳、雪梨”
好友也不时来看望我
用勉励的语气说
“不怕、没事
勇敢战胜病魔”

医院不宽的走廊里
我慢慢地走着
有的家属见了我
加快脚步
有的人看到我
扭头冲我微微一笑
最让我感动的
是那天
一个小姑娘
与我女儿年龄相仿
轻轻地走到我跟前
用稚嫩的声音说
“叔叔,我扶您”
一瞬间
几滴咸湿的泪
砸向走廊的瓷地板上
我微笑着 低声说
“谢谢小妹妹
叔叔自己可以的”
我生怕
一不注意
迸出的飞沫落到了她身上
让她也染上了我的痛苦

我躺在病床上
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
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有时也在想
是他们中的哪一位
将这结核传染给了我
我略显无辜
像位被抓错了的判徒

母亲来看我
我总说
“老年人体质弱
一不小心就被我传染”
母亲却总说
“怕啥
你是我身上掉下的肉
我不能不顾”

女儿总是依偎着我
要我给她讲
故事
我却总背向她
用严厉的语气说
“快跟你妈妈回去做功课”
女儿,爸爸也想亲你抱你
可是爸爸不能这么做

我那小小的床头柜上摆着
盐酸乙氨丁醇片
吡嗪酸胺片
我的
手机里的搜索记录是
“适合肺结核患者的食物”
“肺结核患者该注意什么”
我感觉
我是置身在了一个可怕的梦魇里
这梦魇
让我头皮发麻
精神萎靡

中国
抑或是整个世界
还有很多与我同患此病的人
他们小心翼翼地过着
生活
他们被家人护士悉心照料
他们同时也受着
别人异样的眼光
与自己内心的熬煎
他们也不愿如此
他们也想离开病榻
他们比正常人更希求
生活的欢乐

我的“病胞”们啊
我们要坚强
我们不能灰心
生命的风依旧在吹
美妙的柳枝
有什么理由不去
蹁跹起舞(画册《 镜头下的囚犯》(附视频光盘),中国警示教育基地专用资料,以罪犯的自我改造为主线,以罪犯劳动改造过程为基础,通过多维的视角记录罪犯的新生轨迹 ,其中有罪犯真诚忏悔与痛责;有罪犯的深刻反思与教训,然而更多的是当代警察管理教育罪犯过程的全景式写真,向社会传递监狱的真实形象,向世人展示高墙电网内罪犯劳动改造过程中良好的精神状态以及狱中生活的一切。 


文章作者:芙蓉传媒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在创业基地的日子里 下一篇:在创业基地的日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