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观后感 > 苏州芙蓉博客读者门徒训练班
202001/28

苏州芙蓉博客读者门徒训练班

苏州芙蓉博客读者门徒训练班






弟兄姊妹, 新年快乐!主内平安! 

弟兄姊妹,让我们天天活在神的爱,神的恩典里面。

弟兄姊妹,今天,我的信息是认识圣经。
 
 
 
 

王国的诞生

 
弟兄姊妹,撒母耳记上下及列王纪上一至十一章所记载的一段以色列史,无论在政治、社会,及宗教生活方面,都有若干重大的改变。
这段历史的开始,是士师时期那个没有君主的混乱时代,但结束时,却是所罗门帝国辉煌的时期。
起初,以色列十二个支派联系、统一的因素,除了是血缘关系之外,最重要的,是对耶和华的共同信仰。
到了这时期的结束阶段,以色列已成为亚洲西部最强的国家。
在撒母耳记上,以色列民到示罗,那个由以利设立的简单圣所朝圣:
至列王纪上十一章,他们已经有一座设备齐全的圣殿,此圣殿由国家建立,建筑及保养的费用,都是由人民乐意献上的税收支付。
 
弟兄姊妹,这些令人惊讶的改变,都包括在四个人的故事时面一一他们就是撒母耳、扫罗、大卫,及所罗门。
 
弟兄姊妹,在没有分享这些引人入胜的故事之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保存了这些资料的文献。
撒母耳记上、下本来只是一卷书,但早期教会把它分为两卷,
可能第一次分上下卷是七十士译本,
并把撒母耳记及列王纪统一为「王国的书卷」。
上下卷的分割点,是扫罗悲剧性的死亡。
这分割点很明显是人为的,因为撒下第一章一节开始,就记载大卫对此事的反应。
撒下与王上的分割点也是人为的,因为王上一至二章记载所罗门得势及大卫晚年的故事,无论在内容及风格上,都与撒下九至二十四章相连。
正如五经一样,这里划分的原因,很可能是篇幅太长而矣。
 
犹太传统认为,撒母耳记的作者就是撒母耳:但是,以撒母耳命名的原因,相信不是作者的问题,而是撒母耳在这二十五章之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代上二十九29、30,暗示撒母耳有可能是撒母耳记上部份内容的作者――尤其是有关大卫早年的历史:
「大卫王始终的事,都写在先见撒母耳的书上,和先知拿单,并先知迦得的书上。他的国事,和他的勇力,以及他和以色列并列国所经过的事,都写在这书上。」
这段经文让我们知道,历史书的古代编辑者,在编纂时,他们是有多种资料作参照的。
 
弟兄姊妹,有很多人企图在撒母耳记内追寻」及E典的痕迹,但底本说的不足之处,在这里具体地暴露了出来。
所以近来对撒母耳记的研究,比较强调本书各部的背景和来源,而不再追寻编辑,如何接合那些平行的底本。
例如古尔(C.Kuhl),他觉得书内的故事,曾被合并成个别的小组,用以表达某个特别的文学目标。
这些故事的小组,描述了大卫及扫罗如何兴起、约柜的故事、拿单的预言、亚扪战役的报告,尤其是大卫承继王位的历史。
韦瑟(A.Weiser)亦十分相似,他强调四个独立和基本的文理单位:
约柜的故事(撒上四一六;撒下六):
扫罗兴起(撒上九1一十16、11、13、14):
大卫兴起(撒上十六14一撒下五);
大卫的统治期(撒下九至二十:王上―至二)。
 
弟兄姊妹,撒母耳记内曾提及其资料来源,但因过于简单,而没有太大帮助。
撒上十25记载那位建立君主制的撒母耳,把君主的义务和权利写在一本书内,
我们很难知道这些故事何时组合起来,编辑的身份也难以辨别。
若与士师记及列王纪比较,编辑在这里加上去的骨格,比较难辨认,内文叙述直接了当,而诠释、提议或劝勉的话亦极少。
由于最后的编辑者很少加上自己的见解,故事通常都保存原作的新鲜感,很容易便看出是由目击者的角度叙述。
除了一些次要的修改,此书大概成书于大卫统治期的末年。
此书的编修者与士师记及列王纪的编辑一样,似乎深受先知历史观的影响,在选择及组合材料时,特别突出了撒母耳及拿单,对扫罗及大卫的重要性。
他这种手法,是要表明先知,能向国家解释圣约,目的是提醒以色列的君主,应该留意先知的教训。
 
 
撒母耳一一祭司、先知、士师(撒上一七)撒母耳,可以称为摩西之,后最伟大的旧约人物:
因为以色列由支派联盟,过渡至君主制度的过程中,撒母耳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他是最后一个士师,也是建立君主制度的引导者。
这个灵恩领袖,兼任了当时几个重要的职事,他亦关顾到在支派中发生的所有事情。
当时非利士人施加于以色列人的压力,逼使以色列在社会与政治方面,作出重大的改变:
而撒母耳就在这个圣经历史的重要时刻,忠心地事奉各个支派,他塑造了以色列的将来,
同时又令他依附及坚持那些古老的理想。
 
撒母耳的童年(一l、三21)。(1)敬虔的哈拿(一1至二11)。
士师记描绘了一幅几乎难以稀释的黑暗图画一一除了一些在受侵略及压迫时闪现的短暂复兴之外,当时的景况是灰暗的。
不过,圣约所要求的美德,并未完全被以色列人忘记:
路得的故事,以及参孙的父母(士十三),都表明这时期,仍有虔敬和忠贞的人:
而哈拿的故事,更清楚地表达出这低沉时期,仍有光明的一面。
 
以法莲人以利加拿,与他的妻子哈拿和昆尼拿,每年都往示罗那个中央的圣所朝圣。
示罗在巴勒斯坦中部,示剑与伯特利之间。
士师记的记载,显示以色列有其他私人或公开的圣所存在:但有足够证据指出,示罗是中心圣所,它自定居迦南时已设立,直到撒母耳时代,才被非利士人破坏。
这圣所比旷野的会幕较为坚固,难以随处移动 。
以利加拿与他两个妻子所参与的节期,仍未能辨明,很可能是秋收的节期一一住棚节(利二十三33―36;中十六13―15),
在这时期的住棚节仍未有繁复的礼仪。
事实上,整个故事都使人感到一种简朴的气氛:这里没有宏伟的圣殿,只有一个小圣所,由祭司以利及他两个儿子管理:

文章作者:芙蓉传媒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